<dd id="d7yfu"><center id="d7yfu"></center></dd>

    <button id="d7yfu"><acronym id="d7yfu"></acronym></button>
  1. <dd id="d7yfu"></dd>
    <dd id="d7yfu"></dd>
  2. <form id="d7yfu"></form>
  3. <em id="d7yfu"></em>

    守護大漠鐵路的使者

    ——

    日期:2021-05-14  作者:葛清強 馬微  來源:運管公司  瀏覽:1722      【

    額哈鐵路地處祖國西北邊陲,貫穿蒙甘新三境,是通往歐洲的第二條亞歐大陸橋,600多公里的鐵路沿線95%以上是荒漠戈壁被稱為“無人區”,生存、生活、生產條件都及其惡劣,在這樣的極限環境中,中鐵電氣化局運管公司額濟納段的一線員工已經堅守了6個年頭。

     

    勇闖大漠的“探險隊”

    額哈鐵路橫穿巴丹吉林沙漠,線路周邊長年干旱少雨、風沙彌漫,年降雨量60毫米,蒸發量卻達3000毫米,一年中超過260天有5級以上大風,線路接管初期一線運管員工在無水、無電、無網絡、無路的狀態下,創造了鐵路運營維管史上的奇跡。

    2015年6月7日,對于已經退休的老工務郭躍升來說,一直是個值得回憶的日子。那一天他和張恩茂、張文、張學龍三名同志,為了獲取額哈鐵路工務專業的一手資料,匆匆從“草原青城”呼和浩特直奔地處戈壁腹地的維管籌備組臨時駐地內蒙古額濟納旗。

     

    電務信號專業日常檢修

     

    當時,施工現場地面溫度高達50多度,鋼鐵結構的板房內像蒸籠一樣悶熱難耐,十幾平方米的密閉空間里彌漫著無處不在的“人肉氣息”,外出巡視除了必備的測量工具外,每個人身后都背著一米多長的木棒,這是為了要隨時防止野狼的侵襲。為了詳細掌握線路施工質量的“底數”,四個人每天在軌道之間行走近20公里,時間不長堅固的勞保鞋便成了“乞丐鞋”,由于長時間的紫外線炙烤,大家裸露在外面的皮膚開始爆皮,由于沒有固定水源,洗澡就成了最奢侈的事情,時間長了,布滿汗跡的衣服像厚厚的牛皮紙一樣嘎嘣梆硬。由于沒有信號,大家一進線路便與世隔絕,進入“失蹤模式”,寂寞像一張無形的網籠罩在每個人的頭上,周圍除了綿延的戈壁就是無盡的沙漠,那段日子唯一的娛樂項目是數天上的星星。由于,長期吃不到新鮮蔬菜,大家消化功能開始紊亂,營養不良,嘴角開始長泡潰爛、情緒也變得躁動不安.....大家為了自救只有多吃大蒜,到處尋找小的可憐的沙蔥打牙祭。一次沙塵暴突然來襲,他們居住的板房幾乎被掀翻和掩埋,風停之后大家都變成了面目難辨的泥人。

    張恩茂激動的說:“那時候,雖然環境無比艱苦,但是他們誰也沒有退縮,沒有被困難嚇倒……”厚厚的巡視記錄,一張張畫滿標記的圖紙,就是大家最好的答卷”。

     

    抱團取暖的“先遣排”

    2015年11月,額哈鐵路開通在即,而額濟納旗早已是天寒地凍、滴水成冰,為保證線路行車指揮萬無一失,28名車務值班員,提前進駐到沿線12個還不具備生活條件的車站,這又是一場讓人刻骨銘心的“硬仗”。

    狼嚎般呼嘯的西北風卷著漫天雪花,瞬間就能將戈壁灘上的鐵路小站吞噬,大家住在四處透風的水泥殼子里,一張泡沫板就是臨時的床鋪,餓了吃方便面、渴了喝礦泉水,冷的實在頂不住了大家湊在一起“抱團取暖”。鞍子山車站站長侯鵬回憶:“零下30多度的天氣,大家呼出的哈氣瞬間都能變成冰渣,零星的電暖氣無法承受整夜的超負荷運轉,平時只能收集戈壁灘上干朽的樹根,夜晚危急時刻點起火,實在睡不著就輪流講故事,工作的、感情的、各自家鄉的奇聞異事,都成了抵御寒冷的良藥”。

    2015年12月1日,伴隨著長長的汽笛聲響,額濟納開往哈密的57005次貨運列車,沿著張騫出使西域的居延古道,緩緩駛向戈壁深處。此時,額濟納旗火車站彩旗飄揚、人潮涌動,鐵路線上每個小站里的運管員工也摩拳擦掌、神采奕奕,為了這一天他們已經快一個月沒有洗過澡了,方便面的外包裝和礦泉水瓶已經裝滿了幾大編織袋。當一聲聲充滿敬意的汽笛聲傳來,他們用無比激動又無比標準的手勢揮動旗幟,大家無比堅毅的面龐在大漠的余暉里是那樣的可愛。

    回憶是人生最寶貴的財富,也是向前奔走的力量源泉!額哈線開通以來,侯鵬身邊的“戰友”換了幾茬,好多都成了管理技術骨干,而全線安全接發44377列列車的光榮成績,也讓這個建段初期員工的日記本上多了更加鮮亮的一筆。

     

    無怨無悔的“手術刀”

    額濟納運營維管段成立之初,便活躍著一群潮氣蓬勃的“列檢醫生”,他們無時無刻都在用青春和汗水為絲綢之路上的鋼鐵巨龍“問診把脈”。

     

    車輛檢修作業

     

    八九年出生的趙曉崛,是額濟納車輛列檢工區工長,如今這個豪爽的內蒙漢子,已經過了而立之年,身上也多了一份成熟和穩重。他說:“上班第一天,就分到了‘又臟、又累、又苦’的列檢專業,身上總有洗不掉的油煙味,但因為熱愛,他從未想過放棄”。熟悉他的人都知道,在他身上的工具袋里永遠藏著對講機、信號旗、手電筒、檢修錘等各種“法寶”,而無線風壓檢測儀就是他給列車治病的“手術刀”,經過他手的每一趟列車,都一絲不茍檢查到位,每一處的制動系統都必須試驗到位。夏天,室外溫度高達50多度,而鋼鐵制成的車箱更像熱鍋一樣燙手,而每一列車輛編組多達50多節車體,每天最多時候需要檢查19列車次,這是一個龐大的數據。五年的光景,他用131個檢修錘,敲打出了15431列火車安全駕駛的動聽音樂。

    斗轉星移、日月如梭!久居大漠的中鐵電化運管人,他們時刻傳承著“特別能吃苦、特別能戰斗、特別能攻堅、特別能奉獻”的電氣化光榮傳統,在經歷風沙千百次的打磨后,已然像胡楊一般的堅韌和頑強,期待他們續寫更加感人的傳奇故事。

    相關閱讀

    被公每天侵犯到怀孕在线观看_***视频一区二区_亚洲高清aⅴ日本欧美视频_在线人视频观看免费

      <dd id="d7yfu"><center id="d7yfu"></center></dd>

      <button id="d7yfu"><acronym id="d7yfu"></acronym></button>
    1. <dd id="d7yfu"></dd>
      <dd id="d7yfu"></dd>
    2. <form id="d7yfu"></form>
    3. <em id="d7yfu"></em>